滾動資訊:

【情滿瀟湘】閑逛花山嶺 作者:盧賢交
發布時間:2021-01-25   來源:華聲在線  作者:盧賢交

閑逛花山嶺

盧賢交

圖片4.jpg

  知道漣源龍塘有個花山嶺,那是幾十年前的事了。因為工作常需要下鄉,路過龍塘時,人們用手一指,告訴我那一片荒山便是花山嶺。

  花山嶺是坐落在如今的二廣高速與長芷高速交匯處東南面的一線小山脈?;ㄉ綆X表層盡是頁巖,薄薄的土層讓山上長不出大樹,也開不出鮮花,徒有一個“花”的名字,遠遠看去是其貌不揚。

  花山嶺知名度近些年來漸次在提升的原因主要是山那邊有一個名人,他就是中國作協原副主席譚談。我不知道花山嶺已多少回見諸于譚談主席筆端,出現在他的作品里。

  譚談主席曾說過,是他們的老祖宗給花山嶺取了一個徒有其名的漂亮的名字,曾經或許是寄托先人的一種愿望,或許是寬慰這片貧瘠土地上人們的心。

  他曾經有過在花山嶺上扯豬草,為擔炭燒而經常徒步往返在山上的石板路上,腳上磨出過血泡的辛酸。也寫下過他后來學會了駕車,開著汽車翻越花山嶺時行走在寬闊水泥路面上的那種幸福與自豪。

  近些年來,因常經過二廣高速轉長芷高速往返長沙,每每途經花山嶺下,我對她便多了一些關注的目光。但多少年來,我一直未曾上過花山嶺。畢竟花山嶺上并沒有什么名勝古跡,可以發人們思古之幽情,也沒有什么人文景觀設施可供游人欣賞。

  這個臘月里的一個周末,艷陽高照,我第一次驅車走上了花山嶺。此行是應我一個高中同學的邀請,要去山上的農家去吃個土菜。

  同學說,山上黃土里長出的蘿卜白菜有著一種與眾不同的甜,山上人用傳統方法喂的豬,那豬肉有著一種特別的鮮,山上的打山雞因比養雞場里的雞多吃些蟲子和雜草,雞肉有著一種更佳的口感。甚至說,不去山上他們家吃個土菜,就是我這個麻戲干部嚴重地看不起他們山上的土著原住民。

  盡管我對花山嶺這坐山本身不怎么感冒,但我對山里的土菜的確情有獨鐘,同時覺得長期在城區備受人群的喧鬧煩擾,去山上體驗一下田園的恬靜、優雅也未嘗不可。于是欣然應允了同學的邀請。

  今日來到花山嶺,汽車繞著盤山公路而上,視野不斷地寬闊,龍塘鎮北部的幾個村盡收眼底。只見山下沃野萬頃,農民新建的樓房一排排鱗次櫛比,新修的龍瑯高速(長芷高速的一段)高架橋在花山嶺的西北伸向天際若隱若現。

  山上,水泥路代替了譚談主席描述過的那些青石板路,雖有彎陡之處,讓乘車的人時有左右搖晃,但并不劇烈顛簸?;ㄉ綆X不長花,但卻長出了一棟棟洋樓。那一棟棟現代化別墅矗立山間,只是沒有山下樓房的密度大和成片成規模,但檔次絕不亞于山下的房子,有的堪稱豪華。

  特別引發我關注的是,山上雖沒有高大喬木,但卻是一片草海,難怪當年譚談主席要到這里來扯豬草。這滿山的“黃絲茅”牽動了我的神經,我想在春天、夏天、初秋,這些“黃絲茅”肯定是綠油油的,是上好的牛飼料,多好的一個牧場呀。

  “黃絲茅”勾起了我不少陳年往事,小時候我們挖茅根當中藥賣過,用它去換過鹽,更主要的是讓我回想起了我小時候“看?!?小時候牧牛,我們叫看牛)。當年我上小學時在生產隊看牛,那是一頭黃公牛,它是多么地生不逢時呀,它要是能穿越時空移居到今天的花山嶺,那它會有享不完的口福了。

  我過去看的那頭牛太可憐了。那個時代,人們缺吃少穿,生產力落后,農作物產量低。外有帝國主義封鎖,內無市場經濟,我等本土農民只能自力更生,自給自足。于是,逼著人們向荒山要糧。

  于是,那年月到處可見紅旗漫卷,開山造田造土。當然這一切與今天到處機器轟鳴,用挖掘機鏟土是完全不同的一種開發性質。當年人們要生存,要吃飯,只能盡最大限度地擴張耕地。

  在擴張耕地的同時,山林面積被大大壓縮,山上和路邊原有的茅草一部分要用來積肥,一部分要用來當燃料(柴火),留給牛吃的草太少太少了。人們只顧保障自身口糧,而全然沒有考慮牛糧是否安全。

  那年月,我看的那頭牛,就因為生存環境的不斷惡劣再加上“背犁”的沉重勞動,它身心嚴重受損,情緒變得越來越差,以至后來嚴重地精神不正常,最后人們罵它“癲牛子”。

  癲牛子的脾氣格外地爆。

  我只能在下午放學回來后,才能牽它上山吃草,所以時間上無法保證它“吃草”的正點,而且山上的草又少得可憐,又枯黃老暗,喝的水還是山塘里腳井坑里的幾口泥巴水,里面還有螞蟥。

  它實在口饞難耐時,免不了偷吃人家自留地里的幾顆蔬菜,或是生產隊稻田里的禾苗,招致的后果當然是人們的嚴懲,那時的牛的確活得一點也沒有尊嚴。

  再者,生產隊的牛舍,牛欄門也是破敗的,當“北風那個吹”時,它肯定也凍得不行,故它也常常感冒流涕,身體是嚴重的亞健康。當年我看牛,我是牛的“密接者”,那時我又沒有醫用口罩可戴,我懷疑我這輩子的慢性鼻炎是不是因人畜共患當初讓牛給傳染上的。

  后來,那牛有著越來越嚴重的逆反心理。不但吃不飽,而且在“背犁”時,搞犁耙的大人用鞭子還任性地抽打,它的逆反心理更加強烈,于是后來它把火氣便開始向我發泄。

  我每次牽牛上山時,牛在后面總是瞪著一雙猩紅的眼,在這雙眼睛里讓人讀出了那種抱怨和憤怒,我感覺它總是對我鼓起那牛眼睛,舉著那尖尖的牛角,在我身后隨時有一種要攻擊我的故意,故我時常害怕它是否要用牛角來抵我,我只有頻頻回頭觀看它,這種高回頭率與今天人們在大街上看到帥哥美女頻頻回頭完全是兩碼事。

  牛的此舉,讓我那顆弱小的心臟總是嘣嘣的跳。

  后來我高考體檢時醫生說我血壓偏高還有心動過速,其成因可能是那段“牛倌”日子的壓力和經歷,與今天人們的患的富貴病原因是完全不同的。我小時候放牛,從來就未體驗過“牧童歸去橫牛背,短笛無腔信口吹”的那種詩意。

  好在后來因為牛的一次瘋狂舉動,結束了我的“牛倌”日子。

  記不起是哪年的一個四月,祖國的北方風沙正大,風沙翻山越嶺地吹到了我們南方,我們本地人叫“落黃沙”,不過量級比北方輕多了。也就是在那段“落黃沙”的日子里,春小麥正抽穗撥節,豐收在望。

  四月的一個下午,我牽著牛外出吃草,對面山上我們生產隊的另外一個人也在放牛。不知咋的,對門山上牛吼了一聲,我也不知何故就是刺激了我那頭牛的神經。它奮力地掙脫了牛繩,不顧一切地沖向了對門山頭,與那頭牛無緣無故地開始了它們的互毆。

  那時,生產隊也沒專門建個斗牛場,它們倆在生產隊的麥地里任性的斗著,從那塊地斗到這塊地,踐踏麥苗無數。那時牛斗架,人們并不是前去觀賞,而是先后奔涌而來解救一場災難。

  “?!笔寝r家寶。兩頭牛斗架,只有兩敗俱傷的風險,不可能驕傲的宣稱誰戰勝了誰。

  生產隊來勸牛架的社員漸漸多達了三四十人,可不管人們怎么勸,兩頭牛硬是不理會,互相斗紅了眼,直從下午斗到晚上,從上半夜斗到了下半夜。

  直到凌晨3點,無計可施的人們,用長禾槍捆上干稻草,點燃成火把,輪番地去燒兩頭斗架的牛,才把它們逼退。

  牛斗架的事把我嚇得不行。后來又遭到了生產隊的警告處分,并且罷免了我的“牛倌”。

  因為生產隊長是這么認定我錯誤事實的:不能把牛的矛盾化解在萌芽狀態,駕馭牛的本領不強,盡管牛之間的矛盾發生在組內,未曾出村,但踐踏了豐收在望的麥苗,嚴重損害了人們即將到口的糧食……從此,我們家因此又少了一份工分,不過,也解脫了我和這頭牛的監管關系。

  往事越多年,時代步入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今天。

  今日漫步在花山嶺,雖未曾見得高大喬木,但看見了滿山的“黃絲茅”。我不由得喟嘆起來,當年我看的那頭牛要是活在盛世今天多好。

  今日的中國成為了世界工廠,中國農民大都去城市打工,農村的不少土地已拋荒,就象這花山嶺一樣,到處長滿了茅草。甚至,政府在有些地方為了改善生態,還刻意要求多地農村大規模地退耕還林還草還湖,盡管如此,今天的人們卻并不缺糧吃。

  有人甚至宣稱:“中國人民已經把飯碗端牢在自己手中?!边@背后的原因,一是有科技發達的因素,有袁隆平等共和國勛章獲得者的卓越貢獻,二是改革開放和經濟全球化大勢,社會分工日益精細,大洋彼岸地廣人稀,那里的農場主在發狠的為中國人民生產大豆和大米,地球村里,你不種糧自有人種糧。

  花山嶺上的人們,也因為改革開放,大都走向山外的世界,在外地或打工,或成功創業,有點甚至成了企業CEO。他們返鄉后,回家建起了座座別墅,不但內飾豪華,還帶私人花園,建有私人球場。有的在家裝了高級音響,足不出戶便唱起卡拉ok。在山上的獨棟別墅里K歌,不管你唱的如何,也不會遭投訴的,不會有噪音干擾近鄰的風險。

  這幾年山上的水泥路也四通八達了,青石板路成了歷史遺跡。山上也引進了光伏發電廠,在花山嶺南麓,數千畝藍色光伏電板,隨山坡起伏,如波瀾壯闊的大海?;ㄉ綆X上的人們還規劃,要在花山嶺北側,流轉一大片土地,栽種一片櫻花林,讓花山嶺上真正有花,要花山嶺名副其實。

  花山嶺上的人們生活質量勝比城里人,讓我這個小公務員甚感羨慕。正當我在山上酒足飯飽之后,同學提議到山里干凈的水泥路上散步時,我還發現了水泥路邊的草叢旁,有一只特別帥氣漂亮的公雞,他被邊上數只母雞依偎著,神情幸福而自豪。

  當我想走近給它照相時,它沒有驚慌,只是從容地率眾母雞逛著馬路優雅地離去。這時,我開始了和同學的打趣。我說你們花山嶺不只是人們在盛世今天活出了一種精彩,連你們養的家禽都似乎活出了一種別樣的瀟灑。

  此刻,逗我同學臉上上綻開了笑容,那開心的笑就如樂開了花,我深信,花山嶺的未來一定繁花似錦。

  (注:文中同學系虛構,切勿對號入座)


邵陽新聞

湖南新聞

名企風采

男人添女人下部全视频,奇米电影,中文字幕午夜福利片,国产精成人品 网站地图